开元寺门户网

野蛮生长的米读app,日活突破500万,它能否扛起免费阅读的大旗?

2018年底,趣味头条(Fun Headline)的创始人谭思亮表示,他将在未来进入五环。随着米豆的出现,有趣的头条新闻团队的五环之路已经准备好了。在财务报告发布的前一天,芬利的股价连续四个月上涨,比年初上涨146.46%。相应的增长是米豆上线7个月后500万天的好记录。

3月6日,《趣味头条》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第四季度娱乐头条收入13.27亿元,同比增长426.1%,净亏损3.98亿元,同比增长629%。第四季度,每天有3090万用户,同比增长224.2%。

值得一提的是,第四季度财务报告中有趣的标题首次披露了其免费在线阅读APP米阅读小说的情况。该产品于2018年5月正式推出。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几乎没有有趣的应用程序排水标题,主要依靠自己的客户,新增了4000万个激活用户。截至2018年12月底,平均每日生活超过500万,在在线阅读应用程序列表中排名第三,仅次于手写阅读和QQ阅读。

有趣标题中的第四季度财务报告指出,抄表用户的日平均上网时间已经达到150分钟,远远超过行业平均水平。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7年,数字阅读行业的平均每日用户时长增加了9.6%,达到73.4分钟。然而,就用户数量而言,抄表数据不同于关注下沉市场的有趣标题。其城市水平和年龄分布相对平衡。一线和二线用户与三线和四线用户的比例基本相同,年龄分布在20岁以下至50岁以上。

抄表的野蛮增长不仅影响了由来已久的在线阅读市场,也成为有趣的头条财经报道的新亮点。但是这种野蛮的增长会持续多久,自述文件能够复制标题的成功并成为互联网上的一匹新黑马吗?

从网上文字支付时代到2002年打着免费阅读旗帜的米托,吴文辉参与了契丹的发起和建立。随后,吴文辉启动了贵宾收费系统和作家共享模式,为网络文学商业模式奠定了基础。2015年3月,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联合成立的新公司文悦集团正式宣布上市,吴文辉担任文悦集团CEO。随后,2017年11月,文悦头顶上的“网络文学第一份额”称号在香港上市,市值高达近500亿港元,当时风光无限。

在付费网络写作时代,一群拥有数千万粉丝的名人作家如江南、唐家三嫂诞生了,他们的收入达到了富人的水平。然而,吴文辉没有想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个他辛辛苦苦工作了15年的网上支付时代会受到威胁和挑战。

2018年5月,美图应用上线。与过去传统的付费和会员制网络阅读不同,免费阅读广告模式是网上阅读小说的主要模式。

在抄表中,用户可以免费看到数万种不同类型的在线小说,无需充值和奖励、章节订阅和每月贵宾。只要用户喜欢,他们就可以随时观看。

但是相应地,由于用户不再花钱阅读,前提是到处接受广告。

在米杜应用程序上,几乎所有潜在的广告点都充满了每一个机会:入口页面、排名页面、分类页面、书籍主页、目录页面.广告随处可见。另一方面,当阅读小说主体中的章节时,几乎每3-5页小说都会被占据整个屏幕的应用广告(APP advertisements)填满,点击页面会跳转到应用商店的下载页面,直接耗尽广告商。

根据每部网络小说的字数,一般用户在阅读完一部小说后会看到成千上万的广告。尽管阅读体验的感觉有一定的影响,毕竟阅读不需要花钱充电,而且大多数对价格敏感的用户都愿意忍受这些广告的干扰。至于广告商,大规模的c

仅仅四个月后,连尚以每月1176.4万的生活分数在网络文学行业排名第九。2019年1月,连载文学CEO王小舒透露,连载免费上线后的四个月里,他的月生活已经超过2000万。此前,2018年8月,连昌文学完成了由木兰资本牵头的新一轮融资,估计价值10亿美元。

除了最初的自由阅读效应,米豆的诞生给整个网络文学世界带来了一定的冲击。

2019年1月21日,近10年来最富有的网络作家唐家三参加了一个宣传新书《守护时光守护你》的活动。会后,他接受了在线平台上的采访。面对平台,“今天,连上,今天的头条和其他平台都在推广免费阅读。你认为付费阅读和免费阅读的未来趋势是什么?”事实上,在我看来,免费阅读应该是未来的趋势。我认为未来的内容应该是免费的,所有的支付可能是为了内容的附加值,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多版权操作。“

总之,唐家三被推到了免费和付费网络写作斗争的前沿。互联网上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也很嘈杂。这也反映了江湖上免费与付费网络写作之间日益激烈的斗争。

以在线文章阅读小组为例。它有730万作家和1070万原创作品。它已经让近50%的活跃用户阅读文章。每月活跃用户超过2亿,付费阅读占集团总收入的81.1%。

然而,付费阅读市场一直有一个上限,缓慢增长的迹象已经出现。

2018年上半年,文悦集团营业收入同比仅增长18.6%,2017年同比增长60.2%。月平均付费用户从1150万下降到1070万,付费比例也从2017年上半年的6.0%下降到2018年上半年的5.0%。这意味着,如果文悦集团找不到更多愿意支付的增量用户,支付比例将继续下降。

像米度这样的免费阅读平台的出现无疑加剧了文悦集团房子夜间漏水的尴尬。然而,尚不清楚三井能否真正完成自由阅读的革命。

免费阅读是否会持续很长时间

在线阅读平台的“免费”和“付费”之间的争论实质上是一种营销方法。免费平台,如大米阅读,甚至因为“免费”的口号还没有赚到一分钱。相反,广告商从用户那里获得了更多的潜在价值。

“在免费和付费阅读之间没有更好的选择。付费阅读开始时的贵宾章系统是一种升级的免费模式。除了在小说开始时向读者提供足够的免费内容外,作者还将在更新贵宾章节的同时逐步发布前几章。然而,随着商业化的深入,这种模式已经完全被付费阅读所取代。《阿里文学》总编辑周云认为,优衣堂等视频平台已经在如何将免费和付费服务结合起来方面走在了前列,网络文学行业只需要更多的研究。

对作者来说,对“免费广告”模式有疑问。

伟大的起点之神,“流浪蟾蜍”质疑道:“自由阅读不能聚集读者。读者的粘度很低。他们是免费来的,不是为了你的作品。免费小说的广告价值可能不及收费阅读小说水平的十分之一。你投放了广告,但你不知道这本书的广告吸引力。有可能一本书有非常好的数据,广告吸引力为0,没有转换率。“

从目前的情况可以看出,免费平台从支付平台获得的用户主要集中在下沉市场和原始消费者中价格敏感的人。正是他们构成了自由平台快速发展的基石。正如文悦集团的付费用户将逐渐接近上限一样,免费平台目标用户的人口红利也将逐渐消失。然而,由于下沉市场的庞大人口基数,这一天可能会晚一点到来。

这也意味着,如果米托想要长期持续经营,仅仅依靠人口红利也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必然会有新的利润点。

首先,根据

其次,如何在抄表平台上传免费的在线文本是完成行业增值的重要环节。

对于在线阅读平台来说,除了为阅读付费可以积累大量用户基础之外,基于知识产权的在线写作是可以利用电影和视频行业的杠杆。在付费阅读模式下,市场可以通过用户是否购买来检查作品的受欢迎程度,但这在免费阅读模式下失去了参考维度。市场很难知道哪个作品会更受欢迎。下沉市场的偏好能否代表整个市场仍有待考虑。

同样,米豆成功复制有趣标题的关键在于留住观众。随着米豆免费阅读应用模式的成功,其他类似类型的免费应用也开始堆积起来,这无疑要求米豆做出差异化的表现。

云台也在紧紧地控制着它的主导地位。2018年下半年,阅读集团悄悄推出了一款免费阅读应用:飞行阅读小说。这是一个明显的防御产品,用于读取标准表和连赢。它声称拥有20多万部免费小说,远远高于连昌免费阅读的3万本书。没有广告,没有会员资格,没有章节付费,用户体验非常好。尽管可能存在商业可行性的风险,但毫无疑问,它也拦截了一些目标读者。

End

基于以上分析,免费阅读掀起网上阅读市场寻找新的突破,抄表和有趣的头条都有同样的开拓精神。有趣的标题团队表示,他们将选择押注米豆,并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将DAU再次翻倍,挤进在线文学领域的第一个阵营,并在其他矩阵中添加一个将军。然而,面对前面的老虎和后面的饿狼的追逐,在成熟的在线阅读市场上,验证美图是否能够独立并复制有趣的头条新闻,只是时间问题。

http://web.younuosj.cn